• 电子杂志制作-电子杂志:榜样的示范力量
    发布日期:2009/7/25 来源:厚木网页设计
  •  
  • 深圳电子杂志制作-电子杂志:榜样的示范力量
      它不再是一叠彩色铜版纸,而变得更像一个数据包,装满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……以及一切流行于互联网的东西;它的前辈———传统纸质杂志也正在努力试图向它靠拢,在这个Web2.0当道的代,究竟谁能做得更大、活得更好呢?  

      背影模糊的先行者  

      事实上,电子杂志这个Web2.0的“酷儿”并非我们想象中那么年轻。上世纪90年代后期,随着免费电子邮件提供商的兴起,电子杂志以“邮件列表”的雏形进入到最早一拨网民的视野中,国内这一阶段的代表是索易、博大等。在以多媒体为特征的“新派”电子杂志空前活跃的2007年,这些先驱者苦苦挣扎的历程也许不再令人记忆犹新。  

      以索易为例,它于1997年3月开始发行电子杂志,不但是行业先驱,也一度成为国内最大的免费电子杂志提供商。2000年索易发行了第一份B2B收费杂志《中国家电市场情报》,开创电子杂志收费发行的先河,之后又对其最热门的电子杂志《每日新闻》开展收费服务。它不仅依靠自己的平台发送杂志、提供订阅,还向用户提供接收杂志的专门电子邮箱。但索易不久就陷入了平台商、内容商和个人拥有者共同的困境之中,因运营成本过高、资金链断裂而轰然倒下。同时代的其他电子杂志企业也大多因为类似的情况而没能坚持下来。  

      机遇决定一切?  

      时间过去数年,眼下各类媒体的资讯泛滥程度更是空前:我们一天的生活从开始到结束,经历着看报、看电视、翻杂志、广播、短信、浏览博客、M SN聊天……的轮番轰炸,而电子杂志为何还能从夹缝中开出花来?  

      可能,真的是因为电子杂志如今的机遇太好了。没有刊号限制、没有纸张和印刷费用,发行和运营成本低廉,这些是大家早就了然于心的优势。还有更多时势造就的新机会:  

      首先是互联网的“眼球规则”:有影响力,就能吸引到注意力,就能产生商业效益。这个规则遇上博客的红火,正好用来解释为什么“个人杂志”几乎跃居最受关注的电子杂志榜首。个人杂志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的美国,当时在纸质媒介市场,采用的是一个成熟的杂志带一个子刊这样“小心翼翼”的做法,《玛莎·斯图尔特的生活》和《奥普拉杂志》就是这种模式的成功之作。然而,今天的电子媒介市场,此类尝试已变得简单许多,风险也相应地大大降低。名人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平台,比起传统杂志漫不经心的电子版,以个人为核心的电子杂志反而更为成熟。据称,徐静蕾的《开啦》第一期就拿下100万元的广告收入,而鲁豫强大的个人号召力也使她刚一创办电子杂志,就有投资方表示了强烈兴趣。  

      其次,W eb2.0的风行使新派电子杂志真正获得了脱离传统杂志窠臼的可能。默多克2006年曾发表演讲谈论道,在媒体产业,传统精英人物的“权力”正日渐弱化,新一代媒体消费者正在兴起。他们渴望内容按照他们所需的时间、他们要求的方式以及他们盼望的容量来传递。由此,新闻将被重新设计,以适应受众的需要。因此,电子杂志不仅要有音乐、有视频、有动画,身兼多媒体的十八般武艺,更要将互动精神贯彻到底。  

      再者,传播渠道不但成本更低,而且更为便捷。在传统杂志业,一本杂志的发行量只有在百万册以上才能形成“过度传播”,才有可能有效保证广告的投放效果,但对于大部分传统杂志来说,这是难以企及的。而在网络上,单凭点击和下载就不难靠近这个数字,何况清华传播学院教授李希光分析过:“只要一份电子杂志有超过50万人订阅,那么它就能暂时生存下来。”  

      前路并非坦途  

      然而这种新派电子杂志真的已经十全十美了吗?当然不是,它本身还是存在着一些问题。  

      第一个问题就是:在线阅读好,还是下载了再读好呢?网络阅读的习惯本身就是马上就看,看了就忘,在线阅读永远比下载更受欢迎。如果先得下载一个阅读器,然后要好几分钟才能打开杂志读到内容,这听起来的确不那么吸引人。以徐静蕾的第一期杂志为例,它有300多页,50多兆,下载起来比较慢,占用CPU也很大。到了第二期,这成了制作团队着力改进的问题。  

      还有,“电子杂志”究竟是杂志还是网站?以南方报业集团打造的电子杂志《物志》为例,它涵盖了原创内容、博客、论坛、留言、在线直播等等,“公司内部一直称它为多媒体网站,只是读者们更愿意将它当成杂志。”  

      另外,网民是从不情愿付费的,电子杂志对广告的依赖性尤其大。而在这点上,传统杂志的积淀优势对广告商更有说服力。  

      电子杂志甚至还要跟它的发行平台进行“窝里斗”。如万众传媒旗下的《世界杯日刊》曾具有很大的影响力,但前提是它借助了新浪的流量和用户进行推广。“自己做发行平台的话,时间和投入都将很可观。”  

      那些“榜样型”的电子杂志们  

      1996年,电子杂志《Slate》在美国问世。长篇大论,强调思想,其主编金斯利的理想就是“做一本网上的《纽约客》,树立网络杂志的新闻学和经济学标准”。果然,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华尔街日报》等姿色平平的网络版在其面前大落下风。此后《Slate》逐渐转型,“文章短,信息量足,有小聪明,还不收钱”,聪明地适应着互联网新闻的特点。然而,帮助它获得利润的仍然是传统杂志的商业模式———广告商。  

      在国内,“博客第一人”徐静蕾谢绝了《时尚》杂志社做一本以其名字命名的子刊的邀请,却在今年4月创办了电子杂志《开啦》。严格说来,这不是一本她的个人杂志,而是涉及影视娱乐、人文、社会、经济、文学、科技、旅游等方方面面的综合性电子媒体。《开啦》目前已出两期,虽然其互动内容在逐渐增加,但仍有质疑的声音认为其文字太多,“太不像网络杂志了。”  

      鲁豫的电子杂志《豫约》也已面世。杂志绝对以鲁豫为核心,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,很多时候借用了“鲁豫有约”的制作团队,“既节约费用也保证了质量。”  

      除了这些以名人命名或以名人为核心的杂志外,国内还活跃着一些充分体现了“小众趣味大众化”这一网络特色的电子杂志,如《物志》、《印象》、《IN》、《A fte r17》等。它们有的正处在调整阶段,有的则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被网民捧红。

    我们的服务:电子杂志制作 电子杂志设计 电子书制作 电子书设计

  • 快速导航